2019年5月24日
分享
第21期 閩南皮影戲日漸式微 艱難傳承期待新生
  • 閩南皮影戲省級非遺代表性傳承人莊晏紅在教授學生皮影戲演繹藝術。
  • 閩南皮影戲省級非遺代表性傳承人莊晏紅
  • 閩南皮影戲省級非遺代表性傳承人莊晏紅在教授學生皮影戲演繹藝術。
  • 莊晏紅的學生經常聚集在一起制作皮影戲物件。
  • 皮影戲演出工具
37传奇霸业名人堂排行榜
2b2da8955f4569690f4082c3165a8e32
">

孫悟空、豬八戒、唐僧、女兒國國王……一個個卡通皮影,在孩子們的手中躍動。每周一、周五,閩南皮影戲省級非遺代表性傳承人莊晏紅的學生們都來到廈門思明區特殊教育學校,為那里的孩子開展閩南皮影戲公益課。

“在福建,閩南皮影戲已是最瀕危的項目?!弊魑瞿掀び跋肥〖斗且糯硇源腥?,莊晏紅深感傳承艱辛,困難重重。即便如此,莊晏紅和她的學生仍在堅持進行公益講課、演出,努力讓優秀非物質文化能得到更好的延續。

上世紀70年代,繼閩南皮影戲在漳州和泉州失傳后,全省僅剩廈門老藝人陳鄭煊艱難支撐。為了讓瀕臨失傳的閩南皮影戲有薪火傳人,2007年,莊晏紅和她的學生拜陳鄭煊老人為師,肩負起了閩南皮影戲的傳承責任。

可如今,由于沒有市場,沒有資金,閩南皮影戲已日漸式微。一直以來,莊晏紅都有恢復傳統劇目,抑或是嘗試創新一些劇目的想法,她期待能在創作、培訓等方面得到扶持,從而讓閩南皮影戲迎來“老藝新生”。

閩南皮影戲省級非遺代表性傳承人莊晏紅在教授學生皮影戲演繹藝術。??

曾面臨“走了一個人,亡了一門藝”

“一口敘述千古事,雙手對舞百萬兵”,皮影戲是我國最古老的民間戲曲表演之一。

莊晏紅介紹,閩南皮影戲源自中原,由于比較邊遠,因此它的很多形象、造型等更簡單古樸,色彩也沒有像中原唐山皮影那么精致、鮮艷?!疤乇鶚竊諉窆蚩拐絞逼詒冉霞枘訓氖焙?,戲班大多只能用一些牛皮進行比較粗糙的制作,甚至會用紙影”。因此,閩南皮影戲也叫做紙影戲、影戲等。

到上世紀90年代末,閩南皮影戲仍只有高齡老藝人陳鄭煊一人傳承,面臨著“走了一個人,亡了一門藝”的危險境地。

2007年12月,廈門非物質文化遺產?;ぶ行奈先蘇業澆影噯恕毯齏煲兌輾?、施立堅和游金鳳三位徒弟,一起拜陳老為師。2008年3月,98歲高齡的陳鄭煊離開了人世。

“雖然老人家沒辦法親手傳授技藝,但口頭指導、留下的資料及傳承的精神,閩南皮影戲沒有就此中斷?!弊毯轂硎?,實際上,在拜師前三五年,她與陳老就有很好的接觸。她經常帶臺灣學者、臺灣皮影戲劇團人員拜訪陳老。但是,老人的過世讓原先想深入了解學習、恢復演出的計劃成為一個難題。

閩南皮影戲省級非遺代表性傳承人莊晏紅接受記者采訪。

缺乏資金和市場 成為全省最瀕危項目

莊晏紅出生于木偶世家,也是一名木偶戲演員。在工作之中,她與皮影戲結下了不解之緣?!霸諫鮮蘭?0年代,我們劇團排演木偶戲的中間,需要用皮影戲?!弊毯轂硎?,當時,劇團就請來了湖南皮影戲的老師前來教授。

目前,莊晏紅是閩南皮影戲唯一的傳承人。她曾自己花費近10萬元購買了一整套的皮影戲箱,其中包括劇中人物的頭部、冠冕、服裝、胡須、道具以及結合劇情必要的布景、陳設等,并從山西等地高薪聘請老師前來廈門教習,希望能夠定期表演皮影戲。

可現實卻讓她感到很無奈,由于場地、光影等演出條件的限制,加上沒有演出市場,也沒有資金扶持,導致閩南皮影戲日漸沉寂?!澳且徽紫廢湎兄錳?,也已經壞了?!弊毯燜?。

如今,閩南皮影戲雖然有固定的傳承隊伍,但只有莊晏紅和她的6位學生。

“民間藝人靠皮影戲無法生存?!弊毯焯訃?位學生說道,他們都剛從藝校畢業一年,能否堅持無法確定,“目前,只能做到把原來一些簡單的戲教下去”。

皮影戲作品。

期待新生 盼獲創作、培訓等方面扶持

雖香火猶存,但閩南皮影還是漸行漸遠,在福建省已成為最瀕危的項目。

莊晏紅表示,當初創立弘晏莊木偶皮影戲傳習中心,就是希望把這份傳承工作做好,不要在自己手里斷了。

19歲的連躍龍是閩南皮影戲表演團隊中的一員,他和其余五位同學從藝校畢業后,便一同來到這個傳習中心。平時,他和同學會前往特殊學校進行皮影戲的公益授課,并不斷嘗試創作一些西游記人物的卡通皮影。

莊晏紅一直想以新的劇目帶動傳承,或者有機會到學校等地進行真正的傳承工作。希望政府部門和各地教育局能出臺一些政策,開展皮影戲進課堂活動,而課程必須要有資質的演員或是傳承人來進行傳授,這樣才能把真正讓孩子們認識、了解閩南皮影戲。

“我們也很想恢復一些陳老的劇目,或者創新一些皮影戲的劇目進行演出?!弊毯焯寡?,想以演帶培,讓學生在表演的過程中學習、傳承??墑?,在創作和人員培訓上一直沒有經費,特別希望能對這些方面進行項目扶持。

莊晏紅的學生經常聚集在一起制作皮影戲物件。

繼往開來 年輕人是非遺傳承的關鍵

閩南皮影戲的傳承與發展,面臨著重重困難,而在中國皮影發源地——陜西渭南華州,也存在著類似情況。

今年“五一”期間舉辦的美麗中國·渭南華州皮影文化藝術周,就吸引了來自全國各地的皮影界藝人參會,并舉辦各流派皮影戲展和學術論壇等。

“我們這邊的老藝人平均年齡也有70多歲,年輕人不愿意學,在傳承方面也存在困難?!敝泄九計び耙帳躚Щ嶗硎?、渭南皮影協會副主席、華縣皮影雕刻技藝非遺傳承人薛宏權在接受記者采訪時坦言,近幾年,皮影戲市場確實不景氣。在他看來,古老的皮影戲在當下時代想要傳承發展,需要注入新鮮血液,需要創新。

薛宏權從事皮影雕刻已長達37年之久,因為熱愛皮影戲,他還創立公司,以皮影戲工藝品產業支撐皮影戲劇目的創新需求?!罷餳改?,我們用皮影演繹杰克遜的舞姿,以及表演芭蕾舞等,都深受年輕人的歡迎,這說明傳統藝術真的需要創新?!?/p>

“創新最需要資金,可全國普遍缺乏在創作方面的扶持?!彼銜?,國家需要在非遺?;ず痛蟹矯嫦麓蠊し?,在扶持資金上要合理化分配,更要對資金的使用情況進行監督管理,才能更好地促進非遺項目的長久發展。

除了政府扶持外,年輕人才是非遺傳承的關鍵所在。在薛宏權的公司,就有一支由80后、90后組成的表演團隊。剛開始他們都在雕刻皮影,為了讓皮影戲能有所創新,薛宏權慢慢引導,也讓他們漸漸喜歡上了皮影戲表演。

今年,他就計劃花費80多萬元創作一場高大上的皮影戲,嘗試結合激光投影、3D等高科技,希望能讓大家耳目一新,從而吸引到更多年輕人。

他認為,皮影戲傳承,不僅要培養年輕表演團隊,還要培育年輕觀眾。近年來,他都在全國主流媒體、大型結合進行合作,盡可能地多提高皮影戲的出鏡率,并借助“名人效應”,讓愛追星的年輕人能“愛屋及烏”,漸漸關注并愛上皮影戲。

雖香火猶存,但閩南皮影還是漸行漸遠,在福建省已成為最瀕危的項目。
         傳承人莊晏紅一直想以新的劇目帶動傳承。她創立了弘晏莊木偶皮影戲傳習中心,并且希望政府部門和各地教育局能出臺一些政策,開展皮影戲進課堂活動,由有資質的演員或是傳承人來進行傳授。

在福建,我們的皮影戲應該講說是非常瀕危了,但我們也在努力地做好傳承的工作,至少說,不要在我們手里斷了?!毯?/p>

記者 夏菁
記者 顏財斌
記者 李奇
編輯 王培欣
昵 稱: